当前位置: 首页 > 我爱法大 > 校友风采 > 正文

何培华:律师的职业操守

作者:本招生信息网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01-03 阅读数:


何培华(艾群 摄)

首先感谢校友会,请我回到母校给大家交流。让我谈谈法律人的职业操守,我觉得我谈这个题目不是很合适。为什么呢?因为我本身是个律师,可能我自己的职业操守都有待评估。所以我只能谈我从业中遇到的问题,或者说注意到的问题。

我是1985年法大的双学士,1987年读江平的硕士,2002年读江平的博士。在法大呆了好长的时间。后来干了十年的公务员,先是在广州的贸促会,后来到了广东省的外经贸委,从事立法方面的工作。再后来出来做律师,自己设立了一个律师事务所。前后也有二十年的时间。我将做律师的经历和遇到的一些问题跟大家交流。

第一点我想谈的就是,律师要追求什么样的理念,他本身的价值取向是什么。每年都有一些学生到我们那里应聘,我都会问这样的问题:律师要追求什么样的理念?律师和法官、检察官在定位上有什么区别,他们追求的理念有什么不同?大多数的同学都会回答说,追求正义。但是,他们相互之间通过什么途径方式来追求这个正义?这一点可能很多同学回答的不理想。我说律师是干什么的,首先要明确这个问题。可能有的同学看了电视剧,会将律师的定位等同于法官检察官,认为都是一样地追求正义。但是我就提出这样一个命题,假如你现在给一个嫌疑人做辩护人,这个嫌疑人可能就是杀人犯,你做律师在辩护的过程中掌握了他杀人的证据,但是检察官跟法官没有掌握。如果你做律师想追求正义,要达到打击犯罪的目的,那么你对这个证据应该怎么处理?很多学生可能有这样的回答:我要把证据交出去。也有人说不交出去。那么我就会问:为什么?理由是什么?也有各种的回答。但是我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很多学生会有这样一个答案:要交出去。我想可能就是对律师的定位有偏差,比较模糊。作为一个律师,一旦接受案子的时候你的地位就不一样了,你是当事人的辩护人,如果是民事案件,你就是一个代理人。当然我们现在也说辩护人是独立地进行辩护,但是律师法也有规定,律师必须为当事人保守秘密。那么如果说你要给当事人保守秘密,这个情况你怎么处理?可能有同学看到香港的电视,有个律师,给罪犯辩护,后来发现罪犯作恶多端,杀人无数,后来这个律师做出怎么样的选择呢,如果他将证据交出去,他的律师生涯就结束了,因为违反了最基本的职业操守,可能就会一辈子做不成律师。我们国家可能这方面处罚还不严重,但是确实律师的身份跟法官检察官不一样。他不是代表国家,而是代表当事人行使诉讼的权利。这跟法官检察官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说如果你当律师,是必须考虑这一点的。你的职业操守是什么,必须明确。

律师追求的正义,和法官检察官所追求的终极目标是一样的。但是他通过的途径是不一样的。检察官代表国家起诉,律师是代表当事人参加诉讼,两者定位不一样。检察官依据法律追究嫌疑人的责任,以达到打击犯罪的效果。律师呢,是站在当事人的立场,利用法律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两者是矛盾的,但是又是统一的。所谓统一就是都是追求法律上的正义,所以你要明确律师的定位,如果不明确,可能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法官,一个检察官,那个角色肯定是不对的。那法官的定位是什么?他是中立的,他不能站在检察官一边,也不能站在律师一边。他要对检察官提出的控诉的事实和理由,以及律师提出的辩护事实和意见作出判断。为什么我们国家会出现这方面的问题,像赵作海、佘祥林这样的冤假错案,就是跟我们目前司法制度有很大关系。现在法院判一个案件,往往跟检察院有一个联席会议,还有政法委,一起来定这个案子怎么判。这样一来,法院就丧失了中立的立场和法院追求正义的定位,现在都跟检察官站在一起了,案子的结果怎么公平公正?这是很大的问题。

作为一个律师,我们应该怎么看他的角色,他究竟是一个专业人士,还是一个商人?一些书里说,有的老师也提出来,律师主要是专业人士,而不是商人。他不是以追求利益为目的,主要是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这个看法我觉得有点偏颇。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中国,或在其他国家,律师首先是一个自食其力者,讲得不好听的,就是一个个体户。原来我在国家机关里工作,什么都有,医疗社保公积金,工资也是国家发的。但是我离开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都是靠自己的能力,跟一般的个体户、一般的农民,没有任何区别。事实就是这样,律师出来就是一个个体户,都是凭你的能力赚钱吃饭。做律师当然跟别的行业一样,首先是一个专业人士,同时也是一个商人。我理解是这样的。

律师和其它商人的不同就在于律师是通过自己的专业来提供法律服务。但是他不能像公职律所、法律援助中心那样,因为那些是国家发工资的,属于公务员序列。但是律师就是一个老百姓,所以他必须找饭吃,这个意义上说他应该是一个生意人。也就是说律师首先是一个专业人士,其次,他是一个商人。我的所里原来有十几个都是我们学校的校友,有些年轻的律师,他们的业务水平比较扎实,也比较优秀,你叫他做什么案子,他都做得挺好,开庭,辩论都挺好。但是除了这方面,你怎么去招揽业务?人际关系也非常重要。我们的学生可能学者这方面的风度多一点,但是生意人方面的气度少一些。不愿意跟人家交往,影响了你的业务发展。

有些人没有律师资格,没有律师执照,但是他是律师事务所的老板。你们相不相信?有一个人他没有律师资格,但他自己搞了一个律师事务所,招聘了一大帮律师给他打工,因为他有关系能拉来业务。我就跟我的律师说,你不懂业务,但是你有业务,你可以当老板。你有专业水平,但是你没有业务,你永远给人家打工,道理就是这样。你要当一个好的律师,不仅要有专业水平,最重要的是在商业方面、社会关系方面还要磨练自己。如果你这方面做得不好,单靠专业水平,我认为是不够的。当然如果你又有专业水平,又有招揽业务的能力,你就很厉害了。不管赚钱也好,做业务也好,在当事人心目中,你肯定是比较顶级的那种律师。

第二点,我讲讲执业中律师可能会碰到的问题。有一个案子在律师界可能比较受关注,就是马克东诈骗案。一个杀人犯请了广东的马克东做律师,说如果你把我捞出来了,就给你一百万。后来马克东真的把他捞出来了,取保侯审,再后来没有继续开庭了。后来这个杀人犯又犯了事,把马克东捞他的事说出来了,警方问给了律师一百万干什么?杀人犯说让马克东打点某某法官。这样对马克东来说就有行贿法官的重大嫌疑了,所以警方马上到了广东把马克东抓起来了。问他,如果说你拿了一百万送给法官了,那你就是行贿;如果说你没送,那你就是诈骗。马克东最后选了没有送给法官钱,那么就是诈骗罪判处。这是个什么案子呢?就是律师的收费问题。马克东当时没有签合同,没有委托书,也没有开发票,账目里头也没有记录。我们广东律协,还有全国律协,曾去援救他。这个案子应该属于违规的,就是违反了律师收费的规章,最后还是以诈骗罪判了马克东十年。案子说明什么问题?就是说做律师跟当事人打交道的时候,要签合同,收费要按规定的标准,收了费要开发票。律师法有规章制度,要求是严格的。如果你不这么做的话,就等于违法,可以吊销律师执照,停止你执业。所以这个案子对我们广州的律师,甚至全国的律师,影响特别大。

立案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同学们将来出去办案子要注意。我们老是说我们中国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必须要按照中国的特色来办事。如果你老是照书本去办事,是很难的。现在我说这个话可能有点打击大家,怎么还没走出校园就说这样的话?但是我必须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你们。就是说律师在专业水准之外,还要有社交方面的能力,否则,你什么案子都办不了,当事人对你也不信任。假如说让你去立个案子,你却立不了,当事人对你什么看法?你空手从法院回来了,轻一点当事人骂你无能,严重一点,马上就换律师,所以我说做律师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现在有些人来我这里做律师,我都是让他们跑立案。看起来很简单,其实也有很多书本以外的学问在里头。

第三点,我想讲李庄这个案子引发的思考,也是律师职业操守的问题。现在很多年轻的律师,在办案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很多的问题。有时候可能想争取当事人的支持,做了不该的事情。比如有一个年轻的律师,他到看守所去会见当事人,把手机短信给嫌疑人看。按律师法规定,律师会见当事人不能擅自递纸条、手机短信或打电话给犯罪嫌疑人。结果这个律师得到了暂停执业三个月的处分。还比如一个律师,他到看守所里递一碗鸡汤给当事人喝,被发现了,后来也是作了处分。所以不能够超出限度去满足当事人的要求,超出了法律的规定,特别是刑事案子,绝对不能。办理刑事案子,风险是最大的,一个调查取证,一个会见当事人。

你们以后做律师,一定要记住,和当事人说话的时候,每一句话都应该经过思考,不能有诱导和倾向性的话语,你和当事人说的每句话都应该是有事实根据的,站在法律的角度,而不是对他同情说出让人觉得是有倾向性的话,这会给自己带来危险。一个不懂政治的律师,办案子的过程中每走一步都会碰到困难。在中国办案子,每一步都离不开政治。

李庄这个案子的问题在于教唆作伪证。做为律师不能这么做,你跟当事人谈话,会见的时候要注意这方面的问题。在调查取证的时候不能随随便便,这是很危险的。做律师,职业操守是放在第一位的,第二位才是你为当事人提供服务,帮人首先要保护自己。

第四个点我还想讲,将来怎么选择职业。中国法学院的教育,跟国外法学院的教育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我们国家的法学院是按照法官的定位培养学生的。教你怎么判案,这个案子谁对谁错,都是这个思维模式。但是你做了律师,如果还是这样的模式思考,当事人肯定不会来找你。当事人想的很简单,我得了这种病,你把我治好了,如果你不能治,我还找你干什么。就跟医生一样,希望你把他治好,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们法学院学生的思维方式也应该往这方面培养、训练。现在有的学生,老是跟当事人讲,你这也不对那也不对,讲了一大堆。你应该说这个案子能不能做,应该怎么做,我能从哪些方面帮你。比如说一个案子,如果是从案情来讲,当事人打诉讼的话肯定是败诉,但是你可能从另一个角度,发现对方很多的问题,比如说对方有偷税的行为,或者有走私,或者有行贿受贿,或者在行政方面的审批有问题,那么你从这个角度来做工作,可能对方就会受到压力,跟你和解,这个可能性是有的。我的意思是,既然是律师,就不要用法官的思维来思考,一定要以律师的角色来思考。想办法帮当事人解决问题,不是说这个案子是对还是错。作为律师,要研究客户心理。在美国就有这门课,如果不研究客户喜欢什么,他怎么能接受你?我到哥伦比亚大学学习的时候,学生本科毕业后才能报考法学院,美国的法学院是最难考的。考上法学院的学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美国有资格招收法学的有一百八十七所院校,我们国家现在是六百多所。现在可能中国政法大学一年招的博士生相当于美国全国高校博士的数量。在哈佛和哥伦比亚大学一年招的博士生、SJD,只有几名,最多十名八名,美国全国一年可能就是一百多名。美国高校里面的本科生一般就是一千多人。JD一般是一千多人或是五百多人,最多也就是三千人。他们是把这些人作为律师来培养的。律师学会,像我们的法学会一样的,凡是通过律师考试拿到资格的,都可以参加这个律师协会。我们这里的人是律师才参加律师协会,像法官检察官就不可以。但是美国的律师协会就包括法官检察官还有政府的法律顾问,甚至外国的律师。我现在就是美国律师协会的会员。他们的培养模式和我们不一样,我觉得这跟他们的理念有关系。我们法学院的教育是按照前苏联的模式来制定的,包括我们现在的法律制度也是按照前苏联的司法制度来设计的,今天存在这些问题要改变的话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所以同学们在法学院学习的时候要珍惜这个机会,试着改变一下思维方式,能够适应律师职业,还有社会的发展。不然出来还要进行培训,像很多人到我们所里还需要培训一到两年才能适应这个职业。美国的学生就不一样了,他一出来就能上手,因为他在法学院里学的就是分析,就是做合同,就是模拟法庭。天天都搞这个,作业也是搞这个。给你一个案例,或者给你一个项目,要你写这个项目报告,写一个法律意见书,写一个案情分析,写一个判决书。反正你出来就可以上手干了。我们的学生呢,不用说写,就连这个基本的格式可能还会有问题的。

还有一点你必须了解我们国家的政治结构,党委系统和政府部门的关系。还有政府的系统你也要了解,每个机构是干什么的你要知道。比如有一次我叫一个同学去办工商股东变更登记,人家写的是广东省工商局的,他跑到广州市工商局去了。他以为是工商局到哪都可以,是一回事吗?所以你要搞清楚。每个机构它都分级别的,按级别来管辖的。如果让当事人知道了你不懂,他就会说你不专业了,还比不上他们,马上对你的印象就不好。过几年你可能会搞清楚,但是一开始犯了错误,当事人对你的印象就是永远的,所以我们出去尽量不犯错误,这种基本常识性的错误更不能犯。

最后就是说做律师的知识面也非常重要。不能说我搞民商的就懂民商就行了。一个案子里头涉及的问题除了民商之外可能还有刑事的、行政的,如果其它方面你也熟悉,那你处理这个问题,切入点可能就多了,你的把握就大了。所以我们很重视本科的教育,我的律所招人,要本科必须是学法律的。如果你本科不是学法律的,而是别的学科,我们就会有些考虑和看法,特别是对近年来的法律硕士,我建议你们把本科的知识好好补回来,如果不补回来,你们将来出去可能会遇到很多问题。我们一般会看本科是不是读法律的,然后再考虑是不是研究生之类的。所以希望你们在学科方面一定全面,不能有偏科。不然将来出去一定会遇到很多问题。为什么老律师经验比较多呢,主要是因为他们的知识面比较广。你的案子办得多了学到东西也就多,只有知识在不断地充实,将来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法律人。(法大校友论坛第二十三场录音稿 陈颖整理 孙莹莹校对 艾群编辑)

政策与资讯
政策 | 资讯 | 公示公告
招生宣传
招生宣传 | 媒体招办